成都建筑行业新闻中心

Construction industry news center
首页 >> 智能建筑

北京部分历史建筑拆除新建后改变原貌遭质疑

来源: 2018年11月24日

北京部分历史建筑拆除新建后改变原貌遭质疑

刘老根会馆被指破坏文物一事,让前门地区的文物保护问题成了众人关注的热点。目前,在前门东侧路一带,类似晋翼会馆、乾泰寺等未核定为文物保护单位的不可移动文物,还有不少。日前,本报探访了其中10处。现状最为惨烈的一为湖北会馆,原址已找不到踪影,迁建建筑也未找到;二为观音阁,目前在一处工地围挡之内,破败不堪。

时至今日,晋翼会馆第二进院神殿后墙南侧新建的红色垂花大门,仍然紧锁,会馆内部结构对公众来说仍是一个谜。此前,该会馆因被刘老根会馆占用且涉嫌破坏文物原状而被关注。

日前,联系到一位晋翼会馆修缮前熟悉该院格局的老住户。在她的描述中,原来的晋翼会馆只有开在小江胡同的一个院门,如今修缮后却开出了一个后门,而这个后门还是在拆除了会馆后院一处老东房的基础上建成的。

小东房变身垂花大门

根据《中国文物地图集北京分册》记载,山西晋翼会馆为坐东向西,大门内有南北对称的小型四合院各一,后院正中有一座勾连搭合瓦卷棚顶房屋,供奉神像,两侧各有厢房。

后院神殿的位置有一个小东房,小东房的墙壁就和神殿紧贴着,小东房的外墙和神殿的外墙在一条线上。不过我最近路过前门东侧路刘老根大舞台时仔细看了一眼,原来的小东房看不到了,神殿倒是还在,原来小东房的位置现在是一扇红色垂花大门,就在刘老根大舞台售票和入口的北侧。原来居住在小江胡同的李云(化名)说,她这间东房大约10平方米左右,东房屋里有粗大的房梁,房屋的几个角还有很粗的木柱,一部分嵌入墙体里,一部分露在外面。

这间东房有一扇后窗,后窗外就是前营胡同。李云说

北京部分历史建筑拆除新建后改变原貌遭质疑

,晋翼会馆直到腾退也从没开过后门,现在那扇红色垂花大门的位置,就应该是原来东房的位置。

大门正对位置成空院

根据她的回忆,晋翼会馆大门内有南北对称的两个小四合院,此前本报报道的刘老根会馆曾修建了一个有三个特别屋顶的建筑,该建筑就建在这个院子里,现已被拆除。

就在这进院子后面,是晋翼会馆的后院,一进后院,左右手各有一间房子,这就是后院的两间西屋。李云说,自己曾到靠北的这间西屋去过,地面都是老砖铺就,地面上还有一个木头盖儿,打开后是空空的方洞。李云说,听说这里过去是用来藏东西用的。不过后来这个老地面上被铺成了水泥地,木盖也被封起来了。

李云称,后院的北屋是保存最好的,当年这间房的住户也是晋翼会馆的老住户,房屋内部还保存有木质雕花隔扇。

找到了位于刘老根大舞台北侧的红色垂花大门。从垂花大门外可以隐约看到,院内有一座勾连搭合瓦卷棚顶房屋,这就是晋翼会馆后院的神殿。透过虚掩的门缝可以看到,如今大门正对的位置已经没有任何建筑,变成了一个空空的小院,而这里原本应是李云所说的原来后院小东房的所在。

院门位置发生移动

不过现在晋翼会馆新修的这扇后门(垂花大门)的情况,与今年2月的情形还存在差异。文保人士曾一智根据自己2月时拍摄的照片进行了对比。

照片显示,当时神殿外围还有一堵后墙,现在后墙已不存在,改成了刘老根会馆特有的东北文化泥塑展示墙。尽管从照片中可以看出,就在那时后墙已经开了一扇门,但那时门的位置与现在有所不同。2月份的照片显示那扇门位于后墙之上;而现在红色垂花大门的位置,则与神殿后墙平齐,明显出现在这扇门的位置向院内进行了移动。

曾一智表示,从目前的情况看,后墙开门明显与晋翼会馆的原有格局发生了变化,文物部门应对此给出说法。如果开后门的做法是在修缮中发生的,那么则是修缮者在2009年的修缮中就破坏了文物原状,并涉嫌拆除了原有的建筑。

另据一位古建专家介绍,垂花门是开在内院入口的,绝对不能开在临街处。而在院落的右上方开门,也是违背四合院建筑规制的做法。

随机文章